发新帖

斩马谡

mz168 2016-3-12 10:55:22
     0
(幕启汉中蜀中军大帐孔明端坐帅位,众将分列两厢。有一刀斧手执一柄足有磨盘大的利斧立于舞台边上,凶神恶煞模样。) 

孔明:刀斧手! 

刀斧手:小的在。 

孔明:呆会儿等马谡一上来,你就把他给我砍了。我不信我就斩不了马谡! 

刀斧手:遵命。 

(后台喊:马谡到) 

马谡:(迈着方步上,刀斧手上去抡起斧子就要砍)大胆!你个刀斧手是否活腻歪了? 

刀斧手:(收起斧子)丞相叫我砍的。 

马谡:丞相,是你让他砍我? 

孔明:是书上写的。书上还写你自缚跪于帐前,你怎么大摇大摆地进来了? 

马谡:我有何罪?凭什么让我自缚跪于帐前? 

孔明:街亭失守难道不是你的罪过? 

马谡:丞相你脑子有病吧?我来问你我立军令状否?我是否跟你说一定要守住?当初我想不干了,是谁决定让我干的?这些事丞相怎么全忘了? 

孔明:噢,我想起来了,确有此事。那你总得有点责任吧? 

马谡:我负什么责任由丞相决定。 

孔明:这叫什么话呀,我问的是你! 

马谡:一切听丞相处置。 

孔明:我要是把你斩了呢? 

马谡:敢!?我要通过法律程序告你的状!我马谡在指挥上没有一点毛病,你凭啥斩我? 

孔明:真是气死我了。我来问你,依常识,你下寨必当要道之处,你却在山上安营,被司马懿四面合围,截断汲水之道,到头来败军折将,失地陷城,怎么说你指挥无误? 

马谡:我不认为山上安营是错误的。兵法云:“凭高视下,势如破竹”,占领制高点乃是常识;孙子云:“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魏军绝我汲水之道,蜀兵岂不死战?以一可当百也。请问丞相,我错在哪里? 

孔明:那为何街亭失守? 

马谡:我早已说过,双方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蜀军心理素质不行,体能不行,刀法功夫也不行,马某对此无能为力。不信去问智囊团。 

孔明:王平一干人等来没来? 

众将:来了。 

王平:禀丞相,我们智囊团非常团结合作,意见统一,毫无芥蒂。大事小情都是我们集体研究定夺,由马将军去执行。所以,失街亭责任不能由马将军一人承担,我们大家都有责任。 

孔明:你说这屯兵于山上是怎么回事? 

王平:这是我们集体研究的。当时考虑若屯兵当道,贼兵人多势众,咱怎能硬顶?不如避其锋芒,屯于山上,谁知屯于山上也不行。 

孔明:你是说这是“武大郎服毒,吃也是死,不吃也是死?” 

王平:正是。 

孔明:失街亭是必然的喽? 

王平:正是。 

众将:二流水平、“初级阶段”! 

孔明:有道理,确有道理!看来马谡无罪,我孔明也无罪,何必上表自贬三级?众将听令,回去好生总结经验,越细越好,下次失街亭时好派上用场! 
阅读 1641
收藏

写留言